袖手人間

我不再畏惧于直面暴风雨

中岛敦浑身僵硬地坐在病床上咳嗽,边咳边看着边上有窗的一处。外面刚下了一场大雨,所以窗子关得很严实,没有风也没有雨,什么也漏不进来,帘子像钉在窗子上,占据了唯一能窥探窗外风景的地方。这让中岛敦感到压抑。四壁都像被漂白了似的,晦暗的灯光下人影子被拉长了,在墙上投出清晰的影子。那些影子被床底吞噬了脚,看着就好像在地板上飘,中岛敦看着影影绰绰的那一片移来又移去,心生一种游离般的错觉。就在那一瞬间,他感到天旋地转,世界好像是被倒过来了,底下是海,上面是天,无论海、天还是水天相接之处,尽是白色,漫天的白笼罩人间,人们的色彩都被慢慢剥去,而掉落一地的彩色碎片被白色的潮卷走。他站在海浪中间,看来来往往没有颜色的人群。其间有几个他熟悉的面孔,最前面的是社长,他穿着白色的和服,白色的木屐,神色一如往常凌厉地向前方走去,乱步先生是年轻时的面孔,蹦蹦跳跳的,踏着白色海面上飘浮的碎冰慢慢飘向远方,与谢野小姐穿上白大褂,神情很平静,盯着地面走得很稳,贤治君在她边上走一步停一步,望着苍茫一片白的天空尽头。后面还有很多很多人,他们似乎都不匆忙,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中岛敦疑心自己是进入了死后的世界。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见许久未谋面的太宰先生,他在和谁打电话,身后还跟着一位陌生的先生,那位先生在边上略不放心地看着他往前走。而芥川龙之介,在那位先生的后面,漆黑的外套不见了,也染成了一尘不染的白。中岛敦看着,突然想起他的异能“罗生门”,总是张大血盆大口吞噬东西,看起来很狰狞可怖。白色的罗生门还可怕吗?他想着,脑子里不由得冒出一副画面——白色的芥川和白色的罗生门。他觉得有点滑稽。在他思考的瞬间又有很多人走过来,认识的,不认识的,他们都不看他,自顾自向前走。于是中岛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