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手人間

我不再畏惧于直面暴风雨

眼前的景象飞快变幻着,密密沓沓的树叶迎面而来,隐天蔽日,像个牢笼。太宰治坐在破旧汽车里,随车子颠上又癫下,还没搞清楚哪儿是东西哪儿是南北,就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织田作飙车飙得很有风格,不会碰到周边也不会忽快忽慢,但就是一往无前一冲到底。太宰治想起以前玩的一款逃生游戏,把车门一关方向盘一握就能帅气潇洒地杀出一条血路供自己通行。滔天藤蔓成了张牙舞爪守在关卡前面的怪物,而他们不披荆也不斩棘,只是尽数破坏——当然织田作并不会认识到这一点。终于路有点是路了,白色光球从视野里跳出来,紧接着还有老朽的枯藤,顺着源头看过去,它们蜷曲着盘绕着,直指天空,在接近天空的地方生长着鲜嫩的叶子,露珠折射出的光辉在他眼前闪烁。半坡上有蘑菇,奇形怪状的蘑菇千姿百态,当然他没见过,有的颜色着实好看,可以与蝴蝶翅膀妖冶艳丽的色彩相比拟。就在这时候眼前突然有一只鹿跑过,太宰治便想要下车,织田作将他一拦,一言不发又开始飙车。太宰治皱起眉头,突然想起书上的告诫:不要在野生自然区轻易走动,那些猛兽可能会将你撕成碎片。于是他坐回原位继续在晕眩里搜寻新的事物,他们的驻扎地还没有到,但已经不远了。午后人总是容易犯困,将近两日的舟车劳顿令他闭上眼陷入迷糊之中。就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他问驾驶座上的织田,我们在哪儿,他似乎是听到织田回过头说了什么,又好像没有。他想睁开眼,但是眼皮不听使唤。这时候他想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一觉醒来又要回到那个陌生的囚牢。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赢了。他们赢得了自由,逃出生天,要去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