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手人間

我不再畏惧于直面暴风雨

仍然是脑洞吧

她把灯轻轻关上了,两边纱帘轻轻一拉,室里顿时暗了下去。紧接着她轻轻抿唇向我示意,推出一些瓶瓶罐罐——有着颜色的液体,应该是颜料吧。她轻轻把它们拿起,像呵护幼子那般温柔地放置,随后将脸面向我。此时的她神色温柔,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辉。我知道,那是看向一件成功诞生的艺术品的神情,那是观赏一朵悄然而放的花,或是看着红日西沉时的神情。总之,那可以是任何一种神情,但绝不是看着一个人的神情。这样温柔的目光,是她麻痹了自己、粉饰了自己,而我在这样的目光下,内心充满了悲哀,然后,缓缓地、不曾有一丝犹豫地,手指碰上衣扣。那一瞬间,她的神色又变了,眼中喜悦的浪潮一波一波兴起,同时疯狂地向我涌来。滔天巨浪要吞没我,却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海水停在我的膝盖,不敢向上逾越,又不甘后退。这时候,我听见路过的人的私语,她们似乎是透过缝隙看见了什么,正讥讽着她的堕落,并为她沉迷于这等风尘之事而感到悲哀。她们兴许是没有看见她的颜料吧。我这样想着。我慢慢直起身来,顿时感到寒意,我浑身震悚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感到冷,更因为面前的她在清楚地听见了他人的讥笑过后更加愉悦了,她眼中的光辉比阳光更为明亮,熊熊燃烧着的,是我不知晓的,名为执念的东西。但是她究竟在执著什么?我不清除了,她的意图,若不是享乐,那是什么?家道中落的她失去了振兴家族的志气,所以她来寻我作乐来了——这是她亲口说的。然而,我感到在那笑容背后有着更为可怕、悲哀的东西,但我不敢说出口。我只是颤抖着张开双唇,以看怪物的眼神看她。我说:“你坏掉了吧?”这不是出自我本心,但我竭力掩饰我的恐惧。然而她并没有生气,只是笑得更为灿烂。我感到心脏被扼住一般的绝望,她真是个出色的表演者。而这时,门开了。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