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枝

腐朽在腐朽里肆意生根

这只是一个脑洞不要看了

本来是同人,然后洗完澡脑子一开窍,人物不能被我这么毁的,然而我又不会取名字,只能叫甲乙丙了。不写下来不太好,我就来辣人眼睛。

“我生前是讨厌甲君的。我跟他一个组织里混,我处他上位,我步步提携他,甚至险些把自己在组织的名声搭进去。最困难的时候,我与他同甘共苦,没人肯救他,只有我连夜将他背回组织。然而,最后我背叛组织,他半点人情都不讲,明面上讲得好听说会帮我,却背后把我告发到上面,升了职,转眼就把我的恩情忘到脑后。而我在营地里被一枪嘣了脑袋。这嘣不嘣就不说了,人生在世难免有失策的时候,但临刑前刽子手告诉我,他将我的老婆和孩子都按照组织处理叛徒的规定杀了。我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眼泪飞溅,血流出来,我就死了。死了以后,我冤魂不散,留在世间,天天盯着甲君。然而这之后,没了我他再没上去,一路走下坡路,又是被同僚排挤,又是被怀疑存异心,到后来经济萧条家徒四壁,可谓是不忍看。最后一天我看着他神情恍惚地买了烟走到我冻遍枯草的墓前面,把香烟当香燃起来。然后他回去,路上踩到结冰的河面,他突然就停下来,于是整个人笔直掉入冰窟里。那一刻我突然又觉得他是个可怜人。我生前是个奸商,为了谋高利让家人过上好生活,除却杀人放火什么勾当都干,扪心自问这双手没有沾染过半点鲜血——那些老爷们干出的没良心的事自然不能归咎到我的身上。而他,也不过是为谋生计,沦落到这般惨局,都是同路人,何必互相仇恨呢。许是死神大人您听到了我的心声,我感到身子一轻,一睁眼,我就飘上来了。”

死神的侍从正高声宣读着跪在案后一副低眉顺眼模样的乙君书写的自叙。死神在一旁听着,时而皱眉,时而又摇头,看不清楚有什么决断。底下乙君见状,便连忙又谄媚一笑,添一句话。“不知小人这最后动的一点恻隐之心,能否减轻小人的罪过?”他添写这番话时,双眼闪亮,神色希冀。

但死神与一旁侍从耳语了一番,便下了断。只见冥火照亮乙君白如薄纸的脸庞,他惊叫、哀嚎着,被点了灯的鬼使押送至一条深邃黑暗的路上。

fin.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