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枝

腐朽在腐朽里肆意生根

睡前故事事务所:


#选择困难症


@春酎


我低着头默默地走,时不时踢起脚前的小石子,让它们落入凹陷、潮湿的泥土中去,与落叶一同回归其本源。后头和前头的人们笑着,跳着,他们的欢笑声像一波又一波的海潮一样淹没我,冲刷着我的全身。我盯着海边的贝壳,我觉得它们应该吐出珍珠——对,是应该吐出珍珠。不然它们对不起承受着海浪冲击与泥沙侵蚀的每个日夜,对不起它们克服过的疼痛。于是我蹲下去,将贝壳拿起来。有几只贝壳合得并不严实,不知它们是要从外界汲取丝缕空气,还是要漏出一点缝隙用眼睛看世界。


我试图掰开它们的壳,我感到壳中的软体动物似乎疼痛到浑身战栗。但他们的悲欢并不与我相通,我只是心无旁骛地找寻着什么能让我满意的宝藏。许多个贝壳放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该选什么,便选择了最残忍的办法——一个一个打开。


将它们打开的那一刹那,我失望了:这里面空空如也,没有珍珠,也没有泥沙。这些贝壳一下子变得无比平庸了。——既没有接受过磨难,也没有孕育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真是一群懦弱的贝壳啊!我愤愤地丢下了这群平庸的贝壳,希望它们能够被汹涌的海浪吞入海底。突然,一个浪我打来,我猝不及防,管浪包裹住了,水中还有很多个没有被打开的贝壳。


我于是又伸出手,想要寻找真正神奇的贝壳。我相信这海中的贝壳们一定勤奋又美丽,能够孕育出圆润美好的真珠。但我的手还未接触到其中一只的壳,海很快退了回去。海卷着闭合和打开的贝壳们离开了我,将我丢弃在沙滩上。我的上半身陷入了沙子。我听见前方的人们和后方的人们仍然还在嬉笑打闹,他们傲慢得哪怕连一瞥都不肯给予我。


fin.


状态不大好,五月左右很忙,就只有这样了。

评论

热度(13)

  1. 琼枝睡前故事事务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