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酎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湮没

那是个雨天,空气是湿润而沉闷的,像是于无声处蔓延开的压抑。


小城镇里人群稀少,道路泥泞湿滑,车马碾过水泥的路面留下一圈又一圈深深的痕迹。行人打着伞低头往前走。纵使前头是没有要走的路的。


前面本来都是些大字号的馆子,留着过去时候的雕栏画栋飞墙檐角。昔日里那都是多么风光的景观,这时候都成了建筑工厂用来填填补补的边角料。那指挥官留着八字的胡,干净的两个圆镜框后头露出两个黑豆大的眼,眼里露出异样的光彩。


他是个外来人,此刻却仿佛熟稔这里的一切,站在废墟里双手环抱,扬起头对埋头搬碎砖木的工人指手画脚。一个工人用手抬起一块模板,那是建国前皇帝题了金字的牌匾,边上还缺了一块,这家被强拆的饭店的老板念旧,还始终留着它不肯拆下。


满面尘灰的工人抬起脸,眼睛似乎跟着眉毛一同扭曲了,整张脸上的五官都扭在一起,看上去是一个“苦”字。过了很久,工人用嘶哑的声音询问指挥官:“大人,这个,也拆?”


“拆。”指挥官没看他的神色,甚至没看那块匾额,两粒黑豆一样的眼紧紧盯着灰蒙的天,仿佛要用目光将那密不透风的阴云戳出一个洞。


tbc.

睡了,练手1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