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酎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海月亮

试写一段,标题瞎取的,算是复健,昨晚打鸡血似地打开直播听说俺酱唱了炼金少女日志,于是疯狂想写炼金少年小维,脑补的是个挺有爱的故事,大概会写完的吧(挠头)

没有cp向。有年龄操作。





如果你在夜晚时分站在塔帕兹魔法学院走廊后的那片树林里,你会看到有一个孩子正在努力地伸出手,每一个重复的动作都像在采摘星光。他的手心里不断地浮现柔软明亮的光点,像守夜人提着千千万万盏明灯。学院的夜晚是安谧的,浓稠的黑夜里挂着一个圆融的月亮,月亮的边沿落在种了星星的树上。月光是温热的,它像水一样淌落,淌落,流到小小孩童宽大的魔法袍中,为他在这个寒夜里留住一点温暖。若你再走近,你则会听到草叶间簌簌的风声,听见悠长而空灵的风笛声——那是正在学习炼金术的小少年疲惫之余的消遣。若你拨开密密的枝叶,从夜鸦栖息的树洞前走过,站在塔帕兹魔法学院的走廊里,那么你会看见,小少年手中紧握的宝石,那宝石像一朵绽开的花,通体泛着莹润的光泽,仿佛是千年前开遍维尔哈伦的幻光。


不错。也许你已经猜测到这个孩子是谁。塔帕兹魔法学院里有一个特殊的学生,每到夜晚,众学生都回到寝室安然入睡之时,这个孩子就会悄悄从家族暗室里跑出来,到走廊上采摘星光。


克洛诺家族世代以炼铸著称,每一代炼金术士都要经过严格的考验,才能正式进入克洛诺家族的成员名单。在克洛诺家族的炼金室里,你可以看见陈列的羊皮卷和魔法书,在那之中,就藏着历代炼金术士取得的成就记录。翻开那厚重的古册,第一个印在那上头的定然是那位受魔法界敬仰的老族长,紧接着,一页又一页地往下翻,你就会看见一个稚嫩的面孔,他的眼里露出坚定与执着。——这就是克洛诺家族现今最年轻的一位炼金术士,维鲁特·克洛诺。


少年维鲁特年纪虽小,却已获得了族中大长老的认可,只要他能够成功地炼出召唤幽灵的宝石,他的名字就将永远地印在那本成就册之中。作为炼金家族中最有天赋的一个,维鲁特被家族寄予了厚望。在下个月塔帕兹魔法学院的大会上,他将要展示用炼就的宝石如何召唤幽灵。


然而,用宝石召唤幽灵,并不是一件轻松又简单的事情。维鲁特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有多么危险。他炼出的宝石,是聚集了泉水的灵能和底下的地热,再与稀有魔法生物的骸骨结合炼就的。但这样的宝石潜藏着死灵的怨气,会给炼金术师本人带来可怕的梦境。他们会亲身体验那些死灵经历过的劫难与苦痛,而惟有纯净的星光可以安抚死灵躁动的意识。


小小少年并没有告诉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偷偷地到藏书室里查找汇集星光的方法,每夜不眠不休地收集星星的光辉。但唯一让他疑惑的是,每次当他因疲累而在草丛中睡着时,似乎有什么总会来到他的身边,捂住他的眼睛,让他看不见噩梦里发生的事情。


今夜就是个机会。少年维鲁特站在走廊上,望着顶上灯火通明的阁楼,一边想象家族成员的聚餐,一边观察着四处的动静。阁楼的窗户里飘出欢快的笑语。他知道,在那张他熟悉的餐桌上,他的父亲与母亲正在和长老交谈。他第一次坐上那张餐桌,还是他十岁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作为族中的小辈,刚刚开始学习炼金术。披着披风,有着长白胡子的长老送给他一把玩具枪。穿着礼裙的小妹妹在宴会上跳着欢快的舞蹈,香醇的美酒盛满了一杯又一杯,他手边放着折好的三角餐巾,盘中烤肉的香气仿佛还在他的鼻尖飘荡。——但现在,他只能站在阁楼下,一个人努力练习召唤幽灵的仪式。


小少年突然感到有点寂寞。但很快,这种寂寞就从他的心中消散了。他身后树林的叶子被人拨开了一角!维鲁特后退一步,将宝石藏到身后,双眼紧紧盯着那一角。因为宝石的强大能量,许多魔法界魔法师都觊觎着他手中的宝石。而炼金界的炼金术士更是想方设法想从他手中夺走宝石,巴不得他在展示大会上出丑。尽管他已经选择了十分隐蔽的地点,但仍然会被偶然经过的魔法师盯上。好在前几次学院的导师及时赶到,才让他的宝石免于被抢夺的灾难。


但现在导师已经回到钟楼里去了,如果这时候真的有人再靠近,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维鲁特皱起了眉,一步一步退后到走廊边的魔法树后。他的额角不知不觉渗出了冷汗,夜风吹起他的魔法袍,他赶紧伸出手把袍角扯到树后。


咚咚,咚咚。维鲁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一面小鼓。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咚咚,咚咚!


就在他的心快要跳出胸膛的时候,黑暗里突然闪出了一角蓝色。那蓝色随着树叶的摇动越来越深。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什么。那是一个人。他戴着一顶奇怪的魔法帽,长长的帽檐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头发和眼睛。他穿着海一样蓝的魔法袍,周身流动着蓝色的光波,仿佛是起起伏伏的海浪。更奇怪的是,他的肩上趴着一只维鲁特从没见过奇异生物。那生物头上长着奇奇怪怪的疙瘩,窝在那个人肩上睡得很熟。


维鲁特仍然不敢放松警惕,从衣袋里掏出一根微型的魔法棒,只等那人一接近,就用魔法定住他。哪料只听一阵风从耳边掠过,他的魔法棒就被另一手抓住了。维鲁特一惊,正想念咒,却听见顶上一个声音响起来:“别紧张嘛。”


维鲁特紧紧盯着他。刚才在树林里的那个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脸。除了帽子、衣服,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那双眼睛泛着幽幽的蓝光,像深邃的海洋。维鲁特生怕他在眼睛里施加了什么魔力,赶紧低下头不去看他的眼睛。


那人似乎是被他这副模样逗笑了,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又像意识到什么一般捂住了嘴。他往前走了一步,蹲下来和维鲁特平视。维鲁特手心出的汗快要拿不住宝石,但他还是努力捏紧缩成拳头。花瓣周围的棱角戳得他手心很痛,但他依然不敢放开。


然后他听见面前人在他耳边说,“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你可以告诉我梅吉刻展示会的报名地点吗?”


维鲁特闷闷地说:“我怎么能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坏人。”


那人听了又笑,蓝色的眼睛里透出光彩。他开口道:“如果你觉得我是坏人,现在应该转身就跑啦,是不是?克洛诺家的小炼金术师?”


维鲁特睁大了眼睛。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是其他想让他出丑的炼金术师告诉了他吗?还是他一直暗中在跟踪自己?维鲁特感到害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不能动了。他就像被钉在了那里,连抬起脚都觉得全身上下如灌了铅般沉重。


“你究竟是什么人?”维鲁特死死盯着他。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小少爷,我只是需要一个暂时让我藏起来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维鲁特更紧张了,声音也不由得大了些。


那人听了又笑了笑。半晌,他又开口:“因为你是克洛诺家的小少爷呀,你想,如果你不帮我藏起来的话,我把你抓起来威胁你的家人,那会发生什么呢?”


兴许是以为维鲁特会乖乖地听他的话,奇怪的魔法师笑得更开心了。哪料小少年不仅没有听他的话,而且退后一步,把自己藏进树的阴影里,垂下了眼睛,低低地说:“那他们也不会被你威胁到的,他们会让你带走我,然后满世界地贴公告让你被魔法院公庭抓起来。”


奇怪的魔法师愣了愣,又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让我带走你呢?”


维鲁特不说话,把脸埋进宽大的衣领里。虽然他穿着炼金术师的长袍,看起来很像个有模有样的炼金术士,但少年的体格小,这长袍并不合身,穿在他身上反而有一点滑稽,就好像小孩子努力踮起脚假装自己像大人那样高的模样。奇怪的魔法师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


但维鲁特把他的手移开了。小少年转过身,用很轻的声音说:“你跟过来。”


维鲁特在前头走,奇怪的魔法师跟在他的后面走。透过月光可以看见少年的脊背微微颤抖。他果然还是不安的,生怕自己遇到了坏人。他每走一步,时不时就要回头看一眼,宝石在他手中熠熠生辉,像探海灯一样,照亮了二人的前路。


等到走上长长的阶梯,来到紧闭的门前,少年用尽全身的力气,唤出了钥匙,打开了门。平日里他可以通过咒语解锁这扇门,但现在,他不能够这么做。


维鲁特把门打开的那一刻,收集的星光从瓶子里掉了出来。房梁上各种张牙舞爪的幽灵被星雨洗礼,神情渐渐变得安详而平和。它们的灵魂一点一点变得轻灵而透明,跟着引魂的星星,慢慢地飞到天空里去了。


小少年看着房梁上的幽灵消失,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他的周身泛起很淡的蓝光,他感到自己落入了一张由困倦织成的大网,而这次无论他多么不愿意进入睡眠,他都无法再挣脱了。站在门口的魔法师轻轻地伸出手接住他,将他用温暖的被子裹了起来。然后他一扬袖子,将窗关上的同时,把即将冲进屋里的造梦貘都关在了门外。一道光波浮起,那些黑色的恶兽融进了浓稠的黑夜,一朵小小的梦之花悄悄地在沉睡的少年身旁舒展开了花瓣。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