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酎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今晚《放鹤亭》响起的时候是真的想哭。真的想不到距离我认识他已经有三年了。当初和朋友说“坠子的专是有生之年系列”,真的不过一句戏言,然而时间真的过去太快了。

p1是我得知专辑名之后立刻脑中浮现的这句话,其实当初听《放鹤亭》的时候也联想到了子安的《滕王阁序》。后来也反反复复去翻子瞻的《放鹤亭记》。

喜欢子瞻的第五年遇见你。

不知道能够陪你走多久,但我会尽我所能地留在这里。希望你越来越好。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