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枝

腐朽在腐朽里肆意生根

我有时候莫名其妙会觉得我的世界暗下来了。虽然这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比喻,但是确实就是这样。就仿佛是一个明亮开阔的、四面透风的房子,突然被人紧紧锁上了窗户,被人关掉了室内所有灯光。那种感觉是一瞬间的,我不好说明。但仅仅就是这个一瞬间,让我感到像是要窒息一样。说一句比较没用的,虽然我本人是在港口城市长大的,但是我很怕下水,而那个瞬间总是会让我想起我学习仰泳上浮的那些日子。所有人在水中,或潜或游,小孩子游得很轻灵,一潜一浮像出游从容的小鱼。但我就在很多人的目光下,笨拙地学习着,仿佛和自己出身的环境完全无缘一般,一次又一次沉下去。水会冲进鼻腔和喉咙,然后是双眼。而泳池底下我几乎什么都抓不住,池底很滑,而我在水下挣扎,只能看见早已浮起来的人们的脸。后来每一次陷入那样的状态,我就想起我沉下去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放弃一切需求去睡觉。尽管那时候我可能根本不需要睡眠,我也会选择缩进被子里什么都不去想。大脑说什么都与我无关。那段时间里我的生气完全被不知名力量吸走了,灵气与精气神仿佛一瞬间都离开了我的身体。我难以描述那种感觉,那是即使眨一下眼睛也会感到疲劳的状态。然后不属于任何情绪的泪水就会像决堤一样涌出来。但这时候我往往是很麻木的,声音传达不到我的心里,情感也被我拦截在外。我就只是为了哭而哭,至于哭的目的是什么,即使哭到双目通红不忍直视也没有办法明白。我时常会陷入很深的睡眠,或许是说嗜睡。即使明白不再需要睡了,我还是会沉下去。那时候我的意识就像是掉进水里的石子。但我又会很不能安稳地睡。因为我总是做荒诞的梦,光怪陆离的情景总是让我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睡觉这种东西或许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东西了。因为一旦陷入状态,我就会不受控制地异常无力与麻木,然后就会去睡。我从前觉得能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却没想到嗜睡的时候能够睡到头晕眼花,甚至想要呕吐。我的生物钟很不规律,我其实非常害怕,但一切在我眼里都变成了不可抗因素,所以我也就只能让它继续被我折磨下去。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