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别云岫

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一则也。

每晚睡前我就会感到非常得孤独 。
不能用语言形容了,大概就是被吞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吧,幽深冷寂的洞穴。外面是温暖与光明,我却一步都迈不出去。不是不想迈。是不能在。
曾经听说宇航员如果在太空中,飞船出现问题,他就有可能一个人在茫茫宇宙之中孤独地等待死亡。又听说有一类流浪行星没有束缚它们旋转的恒星,只能孤单地流浪于星系,或者脱出星系,在宇宙之中毫无意义地漂浮。
我就时常会安静地躺着,不是不愿出声,是疲于出声,我的大脑就会开始旋转,我说不清楚,但我感到我在旋转。那一瞬间我就觉得我好像也是宇宙里漂流的行星,也是那些等待死亡的宇航员。我无意拿什么来开玩笑,我也并不向往这样,但我的孤独就这样吞噬我,而真空里不可传声。
我身边的人们看书都喜欢关注一些实质的东西,比如批判书中背叛家庭的人们是人渣,或者对什么人做出的什么事情下一个断论。我疲于评价,疲于判断。在十四岁之前我判断的东西太多了,它们让我感到很累。
看《十一种孤独》的时候我就觉得我逃不掉。我既想关掉界面又想看下去。上回看到《布朗宁自动步枪手》我就开始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是那种孤独感对我来说太深刻了,深刻到要具现成一种疼痛。那种被时代的洪流远远地抛下的感觉,太难过了,无声的孤独几乎要将我一分为二。
本来今天是打算看卡夫卡的,始终没法忘记《变形计》的情节简介。但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对我的考验。我喜欢这些书写孤独、焦虑、迷惘与个人在某个时刻没有掺杂过多情感的认知或是意识的人,我喜欢重视个人情感好过叙事本身的人。我承认我对它们有所偏爱。但是越喜爱有时越不可靠近,喜爱就夹带了一份苦涩。但是即使让我流泪不止我也无法让自己不靠近它们。这大概就是唯一的慰藉和救赎了吧。大概。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