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月

在人马拥挤的夜晚,
海拔、气温和光线使我的躯体厌倦。

纷杂

词不达意。好久没写了,有点生疏。是一个自我满足。惊扰tag的话,不好意思。






-

他们行走的时候雨不停歇。雨水落在他们的脚边、伞间、鼻梁,乃至镜框。他们的视线里什么都是模糊的,雨幕中的景致像是三棱镜里折射出的模糊一角,随着车流与人群,摇摇晃晃的,又同雨水流逝。雨下得断断续续,像人的哭泣。

尽远沉默地将伞慢慢向一旁挪,他的肩膀已经湿了一半。但他却仍然看见舜的发间有细小的水珠在淌落。尽远用空出的手取下眼镜,手探入衣袋却找不到一块能够擦拭镜框的布。于是忙碌着搜寻的手停住,又抽出,若无其事地停留在伞角,最后又滑落衣边。一旁的舜看过来,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尽远看着他,摇摇头,沾满雨水的睫毛眨了两三下,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红灯猩红闪烁在他的记忆之中,仿佛是一个警示。兴许是运气不错,他们没等几秒就迎来绿灯。僵持在马路中央的车辆一下子活了起来,一条长龙向远方行进。

尽远低下头,注视脚下的柏油马路里每一个汇集雨水的低洼,想从那些看起来很清澈的地方里找出些什么。但他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有边上楼房的部分倒影,和他自己的那张神色迷惘的脸。突然他感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猛地转过头去,那个人却不是他预想中舜的面容。

那是个陌生的面孔。他没见过。本应该是人脸不可或缺的部件,在这个人的脸上却显得异常违和,仿佛是由不同人的五官拼凑的。尽远感到一阵寒意,禁不住后退一步。平整的大地仿佛裂开一个豁口。他的身后变成了万丈深渊,黑魆魆的裂口中像是有什么潜伏着,只待他落入其中之时,将他撕扯成碎片。

突如其来的恐惧与迷惘侵袭了他的身体。他甚至感觉不到雨停。天还是阴沉的,大厦隐藏在灰天之中,波谲云诡。而云浮动着,变幻着,它们变幻的每一种姿态都像是一个狰狞的面孔,在逼近他,在恐吓他。周遭人的足音忽然就变得响了,所有人都像踏在他的耳膜上行走。然而人影又开始扭曲了,变成一个个色彩斑斓的漩涡,在他眼前闪动。他的指尖开始被那种流动的色彩吞没,然后是骨节,慢慢蔓延到掌心……没有疼痛,但却有身体部分逐渐消失的一种荒诞的实感。

然而色彩滑到他手腕的时刻就停住不动了,然后开始慢慢在他的视线中淡去,并逐渐趋于透明。但紧接着是浓重的黑色。像夜晚的天空一样夹杂着深蓝的黑色。他们从他的脚底钻进他的身体,黑夜在他的血肉与骨骼之间游走,最后停在他的心房上。它像一株幼植,不需阳光雨露,也不需汲取泥土的营养,只依凭他心中莫名的恐惧生长。他害怕它要开花。他伸手按住心口。心脏的跳动依然持续而有力,他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一具空荡的躯壳,而黑夜填补了原有的空白,占据他的魂魄。


他闭上眼,耳边仍然有什么在嗡鸣,十分吵。他在心里大喊,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在这里?你快出来!但没有人回应他。从他面前经过的所有人,面上无一不带着麻木又冷酷的神情。他们经过他长满荒草的坟墓。他站在原地,却好像站在时间的尽头。于是时间凝固了。他没有失明,没有病痛,却被无声地封入无尽的死亡、恐惧与黑夜之中。他无力挣扎,无力抵抗,就像一只很不幸路过古树底下的蚂蚁,被滴落的树脂困住。于是它被时光于无意之中遗弃了。


他被一声鸣笛惊醒。睁开眼发现自己被舜紧抱。

尽远忽地醒了,像刚睁开眼看世界的孩子,迷茫地看着眼中火光闪烁的舜。舜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咬字却很狠,几乎是一字一字地往外吐。

“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尽远看着他的脸,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似乎走到了车流中间,挡住了车的去向。而一辆车正向他迫近,险些就要接触他的身体。尽远对他眨眨眼,说对不起,声音却很喑哑。

他忽然觉得疲累,连睁开眼睛都是一种折磨。曾经与他共呼吸共生长的生命力此刻正从他的身体里缓慢而无声地逃逸出去。尽远知道伸出手去抓是徒劳,但仍然还是伸出手,像要抓来一团空气,去填补自己虚无的内心。

尽远又收回手,匆匆地去抓舜的手。人类的体温清晰地从舜的身上传递过来。尽远用前几日被舜从他嘴边救下的拇指的指甲盖轻轻划过他的皮肤,感受着舜手上浮起的脉络。

他闭上眼,想象他们在他体内错综复杂的分布。想象血液不停地流过,流过,千万条河流分成两支,一支整齐向干流汇集,一支从干流向四面八方分散开去。然后他感觉舜握住了他略微颤抖的手,从小拇指开始,轻轻地从手指根部滑到指尖,连同两指间的缝隙一同,按揉,又松开。这个细小的动作将一阵温暖的水流送到他的指尖,然后被他身体里蛰伏的那团黑夜所吞噬。

舜把他的手整个抓住,抬手将伞往下压,将伞间用力往外挤,使那水珠掉落时不要落在他们的肩上。在伞下舜低头去亲吻尽远,沾染雨珠的唇带给他一个充满凉意的吻。舜吻得很小心,只轻轻接触了一下,就立刻分开。尽远神情恍惚,手不受控制地向下挪,突然从上衣内袋中摸出了一板药。

他的目光于是离开了舜,盯着白色的药片,然后揭开那药片包装,将小小药片吞咽下去。他吞完药,一切又仿佛恢复原状,雨幕里还是什么都看不清。快走到家时,尽远转头看舜,舜在看远处被雨淋湿的风景。他于是一直看着,看着,直到舜转过头来回看他。这时他才瞧见舜的眼睛里有一个缩小的脸,而那张脸是属于他的。

fin.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