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别云岫

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一则也。

折轴

夸张。非常隐晦。是哪一对儿就不说了。  

1001,1002,1003,……1007。



他说。你闭上眼。动一动手指。摇一摇钟表,甚至,打一个响指。就可以了。只要你想,你就做得到。你的大脑会为你规划最佳方案,你想寻找的信息立刻会浮现于你的眼前。只要你敢迈出去一步,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世人只觉得光明是和煦的、公正的,于是人们纷纷投身阳光底下,谁也不敢离开光明的庇护。而手染鲜血的人们总会如扑火飞蛾般投入黑暗的怀抱,因为在黑暗之下,他们的一切罪行都会被隐藏,他们仿佛又如赤子般纯洁。但只有你我,知晓光与暗本就是同呼吸共命运的事实,有光之处必有阴暗,而阴暗之处,其背面必然潜藏着光明。只有既能走进黑暗,又能坦然面对光明的人,才能具有强大的力量。


那个声音在蛊惑他。他十分清楚。走入盛开的花团的刹那,他就已经清楚自己回不了头。他在冥冥中听到他的召唤,听到他的呼唤。他明白,他是在呼唤同类。他像是一个永不消散的梦魇,却又是他于重重迷雾中难以挣脱之时的一缕微弱的光。他迷茫。不同于喜怒哀乐,这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如潮水般吞没他。他走入茫茫的雨雾中去,一路上没有灯,有很多人在唤他的名字,在引他走入深林。他被雨淋湿了,什么也看不清,只有头顶的月亮,追随着他的脚步——尽管他不知自己走的是不是正确的路。但月亮从不表态,她只是沉默着跟在他的后面,让他看清自己脚下模糊的影子。



水泥地上徘徊着惶惶不安的影子,像湿漉漉的鬼魂。他们旋转着寻找各自的归途,又慢慢地互相碰撞,倒。甚至跌碎。但他们又站起,或是重组。他们是无家可归的人。是没有人掌灯的迷路人。人生太无聊,又或是人生太痛苦,于是他们选择了同一条道路。但最后他们都只来到了这里,并没有去酆都城,排着长队让凶神恶煞的判官写下他们罄竹难书的罪名。他看见一座座墓碑。坟茔之上三寸荒草,在夜雨里显得格外凄凉。他往前走,看不清墓碑上刻的名字。雨水滴落在石头表面,慢慢地滑下去。水珠滚落,渗入泥土,最后消失不见。那些孤魂似乎是来看自己的坟的。他们突然都涌上来。鬼魂无神的双眼看似什么也没有,又好像其中有什么在流动,深邃而幽远。他们紧紧盯着他,而他也看着他们。他看着,看着,觉得那些鬼的脸都好像是他自己。他变成一条深陷漩涡的鱼。


他凝视,

深渊。
深渊,

回以凝视。




他凝视,

他自己。

他自己,

回以凝视。



这好像是一面镜子。所有的鬼的眼睛都变成了他的眼睛,那些几乎一样的瞳孔里映出一个人的死。毫无生气的人蜷缩在每一只眼睛里,失去了他平日心高气傲又神采飞扬的模样。然后他从他们的眼中看见自己,他在流泪。每一次的呼唤都是徒劳,但他甚至声嘶力竭。他的手指在颤抖,他伸出手,触摸不再颤动的眼睫,然后他慢慢地、慢慢地,将那个人的双眼,轻轻地合上。那一瞬间他宛如被谁扼住了咽喉。死的宁静与寂寞笼罩了他,让他无法发声。他感到那不是一个人的死。他的心被谁划开一道口子,战栗着流淌出鲜红的血。那是他的灵魂,被人生生劈做两半。刽子手夺走了他的灵魂。锁死了他能够重新回到光明中去的那扇门。



要进窄门。要进窄门。圣徒在胸口不断地画出十字架的形状,悠长的圣歌在劝诫他拥抱黎明。他们蒙上他明辨善恶的眼睛。但一个个死去的灵魂说,回到人间,回到人间,你要直面所有痛苦。你注定满身泥泞。你和他共享同一片黑夜。

而他站在宽敞的门道里,伸出手。


黄昏从他指尖一路蔓延。

fin.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