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酎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云开


片段灭蚊大法好(o'ω'o)

舜很清楚地看见翡翠坠入火海的那一瞬间。青龙的眼眸一向是平静的,即使是在他为护住皇室命脉而弃剑让人伤得浑身鲜血淋漓,尽远也不曾陷入这样深沉的怒意。他的双眼此时有一星火光闪烁,而星火瞬间燎原,很快酿出一场滔天火海。青龙的眼眸由平和的碧色渐渐转亮,从中流出了灿灿金色。舜看着他被方才他袖中升起的一阵罡风震起的长发,那丝丝缕缕的碧发仿佛被什么赋予了生命,在半空摇晃不定,像是什么附着在青龙后背上的生物,此时因汲取了其怒火而奋力生长起来。

舜手心里已经全部是汗,御龙符丝毫没有因为周围环境气氛的改变而染上一丝温度,冰冷的玉石紧贴着滑腻的手心。他就快要握不住。舜试图用长袖掩住它,但青龙狭长的双眸中如芯般燃起的一线猩红让他很快明白这是徒劳。突然他感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是尽远伸手扯住他的衣领又一把松开。他的眼中十分不平静,大火仍在持续地燃烧着,而他的瞳孔忽而转金又忽而转红。这使舜想起了弥幽蜕化时的模样。那时候弥幽的龙角将金冠顶散,她纤长的尾扼住他的咽喉,闪烁着异光的龙鳞昭示着她的异变。舜平静下来,想驯龙人给予他的忠告。

“对你们皇族来说,碰上龙意味着许有天人相助,但对我们来说,驯化龙并非是越多越好,很多人一生能驯化一条已属艰难,多数人在龙洞里捡拾龙晶就已经蹉跎尽他们的一生。本来你们皇家,若遇上龙异变我们应劝你们远离,请驯龙者来收服这龙,但既然你和青龙、黑龙皆有缘,又是给了龙皇族千百年求龙史里从没人给过的承诺,你便试试。要紧关头,拿着这符,实在不行就先收它一阵,待其龙力削弱几分,再与之周旋,亦非不可。”

“那,如果是你们,都会怎么做?”舜接过老者递来的驯龙符,指腹轻轻摩挲着它的表面。玉质的符光滑,摸着带一点冰冷的水质感。

“我们?”那老者仿佛是听了什么百年难遇的笑话,嘴角扬起,将手中的烟枪点了。舜也不急,等他悠悠吸上一口,吐出一团白烟之后,眼底闪过一但不明的情绪,又很快被他藏起来,“这时候就只能放血了。再灵的龙,定契了之后也是得靠契主的血为生的,不然它注定得死,龙族虽如今沦落到这般田地,但还是如千百年前那般心气高傲,没几个肯为皇族纡尊降贵折自己的寿与灵气来替他们转运的,更不要提为他们放弃性命了。皇族跟龙族,自古就只有互利的关系。”

那时他心头一震,老者的话始终萦绕在他心头。

真的只有利益吗?

哪怕始终寸步不移地守着他至成年,又在宫变之时现形护他周全,在他潜藏宫外养兵蓄锐的日子里替他谋划大小事宜,甚至是面对他族取他性命的人,在他眉间印下一吻,将他托付给云先生?难道这些就真的只是因为辛临行前签下的魂契吗?那他图什么呢?是辛在九泉之下仅剩的一脉王气?还是舜在人间顺利继位能给他带来什么呢?

他不信。他不信就真的只有利益。

舜往前走了一步。他能感觉到尽远凝视着他。这时候尽远的眼睛已经渐渐暗下去了,但是余波未平,他的眼底压着隐隐起伏的暗流。舜没有出声,抬头对上尽远的眼睛。他用口型念自己给他起的名字。

“尽远。”

青龙像是得到什么感召似的,神色动摇了一下。他看着他,似乎是恢复了些神智,这时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他欲言又止,很快又被新一波升腾上来的龙气给震得颤抖。它眼中又开始波澜不定,但他仍然在强行压抑着。舜看见扭曲成爪的双手不断地握紧又松开——他听驯龙人说过,如果龙族异变时有人在场,异变的强大力量很有可能会激起它们血脉中原始种族的暴戾,它们会不可控制地做出伤人的举动。但尽远很显然在控制着。他竭力让自己不被异变的力量所掌控,不做出什么伤害眼前人的举动。

但这确实很痛苦。舜看他额角冒出的冷汗缓缓淌下,他的脊背跟不平静地随主人急促的呼吸频率而颤抖着。

舜想起驯龙人说他们处理方式时的神色。那驯龙人轻描淡写的“放血”让他心理开始不平静。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放血时机。尽管他现在也算是半只脚踏入驯龙这个领域,但他还是不想这么做。自亘古时代开始就一直有着呼风唤雨的力量的龙族,如今不得不屈于人类手中,虽然他们从无怨言,但心中定还是愤懑不平的。他想要的从来不是驯龙者与龙的关系,这与他与那些唯命是从的侍从的关系完全没什么两样。但尽远不是,尽远在他心里,根本不是这样的角色。

他说不清楚尽远究竟占踞了他心中怎样的位置,也说不清那种始终涌上来的情感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出于本能般的不想这么做。不想割开自己的手,让鲜血流入其口中。这并非是他爱惜自己,相反,他觉得如今他为尽远做什么都可以。但他一直找不到可以为他做什么的机会。

舜再次看进青龙的眼中,那抹混杂着红色的金色几近要压不住。舜咬咬牙,又走上前一步。而兴许是他的行为激起了尽远的理智,他又恢复片刻清醒。这回尽远开口,声音低沉而喑哑。

“别靠近我。”然后他又回到先前不定的状态。

舜再次往前走一步。青龙要看就要对他发出一声长啸,藏在长袖中已经显出龙鳞的双手曲起,下一秒似乎就能挣脱所剩无几的理智的束缚,将利爪伸向面前人。但舜眼中毫无惧色。他又上前一步。

在青龙即将要对他出手的前一刻,他不管不顾地抱住了他。
fin.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