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岫

在它们坚定的光线下,人们的夜晚像枯叶一般蜷曲。它们是光明的国度,我的地方无缘进入它们的领域。

Hope you never grow old

时间线大概是5年重聚过后,不知道舜远婚礼哪个时间,但也是在婚礼过后。
亲妈想看,舍命献爱给她。

赛科尔打开直播,一瞬间一连串的“啊”占据了满屏。粉丝们今晚很热情,弹幕刷得他直播软件有点卡,有人一直用红字打着问题,还重复好几遍,似乎是特别想要个回答。赛科尔笑着打开麦,对着自己充满了海浪星星月亮和小船的直播间,看见底下有人刷一排“赛可爱”。

“晚上好,这里是赛科尔的直播间……咳,不要开场白啦?那好,那我们就直接开始吧。前几天微博说过要开直播请神秘嘉宾出场,我看了评论一圈,现在我决定卖个关子,先不告诉你们是谁。”

弹幕上一瞬间猜测不停,除了赛科尔外Legend三个成员的代表色占据了屏幕。赛科尔开了一罐可乐,边喝边看表。九点十五分,按照那个人标准的作息,还有十五分钟到达现场。然而他再次回到屏幕,方才刷了几十多条的黑体与红体一下子全从他眼前飘走了。满屏都成了非常健康的绿色。

“谢谢你们给我护眼。”赛科尔猛灌一口可乐,气泡一齐往上涌,险些没喘过气来,“别着急别着急,人还没来,我们就先随便唠唠嗑,啥都行,有什么想知道的都能问。”

然而语一出他就想骑着千里马把话追回来。只见屏幕缓慢移动过一行字,与满屏绿色格格不入。

“请问赛赛和小维老师进展到哪一步?”赛科尔低低念出了声。兴许是刚喝了碳酸饮料,他声音有点哑,压着嗓音这么一念宛如开了个低音炮。弹幕里又是一片如浪潮般的尖叫。赛科尔盯着一连串啊,觉得等会儿这些有声音的弹幕可以无形之中把要来的那位淹了。

“该做的都做了,这个太私人我不细回答了啊,要问问你们小维老师去,他每天面对成千上百首曲子,论浪漫我肯定比不上他。”赛科尔把可乐一放,对着麦说话,“那位在刷舜哥的朋友看见你的热情了,等舜哥回来你可以尽情挥舞你的双手。”

“Legend成立原因?这个问得不错,我组织下语言啊。”赛科尔开始回想,“其实你们要说我们是专门为了这个去搞,那还真没有……”

Legend刚起那一段时间不算特别有名气。兴许是因为与当时主流乐队风格大相径庭,导致了最初它们被主流排斥在外。那时四个人聚在一起,都是最有活力的时候,只是因为有个共同爱好,就凑在一起组成了这样一个团。最初他们觉得玩儿音乐多点坦诚多点乐趣,根本没想过未来会面对许许多多挥舞着荧光棒的群众,更没想过登台演出的时候聚光灯会照得全场都亮,粉丝的应援声能汇成海洋。

平时乐队排练介于性格原因视频里维鲁特和尽远都不露正脸,也不和点开他们排练视频的粉丝们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只是一昧放任自己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之中,弹奏出最自然的风格。所以后来应众粉丝要求,站在舞台上听见一片欢呼尖叫的时候,二人甚至都没把持住,些微的紧张不安化作满心的感动。而赛科尔和舜在一旁给两位优秀的成员鼓掌。

他们平时不经常搞线上的粉丝的直接互动。考虑到成员现实里还有各自的生活,基本不给什么特别福利。在其他乐团争先恐后在各地争抢演出排次和人气宣传的时候,他们选择的是默默地在自己的练习室里将几首曲子反复地排练。就连当时圈子染上娱乐圈风气,有关于音乐人们私下生活的各种绯闻开始疯狂扩散的时候,他们都是无声无息地过着各自平静的生活,热爱着团队与音乐。

因为这些,Legend甚至曾经内部讨论过“乐团是否关心支持的粉丝”。不过后来他们线上直播多了起来,旁敲侧击地询问之后得到了粉丝的鼓励,便也没再在意这事。从组团到解散,再到四人重聚,这一路上经历的风雨只有他们最为清楚,但粉丝一如既往地陪伴让他们深刻感受到,这并不只是一组组持续上升的数字或是一些好看的热度计表,这是一颗颗肯倾听他们的赤诚的心。


-

赛科尔回忆到半途有点百感交集,看着弹幕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这时候门忽然响了一声,他回头看去,换下运动衫的尽远慢慢走进来。尽远冲他招手,赛科尔忽然笑了,各种杂念都因这一个动作烟消云散。他转回直播间,对话筒清清嗓。

尽远将桌上东西略微整了下,瞥了眼屏幕:“直播呢?”

赛科尔没说对,只是让他坐下来。弹幕里又开始尖叫。他声音里带笑,把麦挪到尽远跟前:“千呼万唤始出来啊——刚才他们全在弹幕里喊你,就差没直接往我这儿喊了。”

“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贝斯手,大家都熟悉的,我们远哥。”

赛科尔笑嘻嘻地看着弹幕一片迷妹,护眼绿色又刷了满屏。尽远可能是刚跑步完回来,气还没舒顺,被弹幕这么来了一下有点惊到,在椅子上愣了一会儿。

赛科尔推他:“远哥,说点啥,他们就等你开口然后给你送花来着。”

弹幕似乎是响应他这番话似的,一朵朵花噌噌噌冒出来,层层叠叠一片小小的粉色,久久没有消下去。赛科尔调侃:“万绿丛中一点红啊。”

尽远被他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略有些慌张,像入什么重要场合似的下意识整整仪表,在看见一片表白与尖叫之后犹豫了一下,最后对着直播界面笑了笑:“大家晚上好。”

尽远不太擅长面对这种场面,兴许是平时工作的原因,教书一板一眼惯了,突然面对一群年轻热情的粉丝不知道怎么切换身份。赛科尔看他神色,福至心灵:“哎,正好远哥过来,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可以打在弹幕上,我们可以做做互动什么的,还有那个问个人生活的就算了啊,不能太为难我们远哥。”

“上回那个《月圆花好》能不能再来一段儿?”赛科尔给他念弹幕,投了个眼神给尽远,“远哥要不要考虑考虑?”

尽远对着屏幕眨眨眼,思索了半秒,也没说好不好,就直接开了腔。他气息很稳,即使是这样绵长柔软的曲调也能拿捏得很好,赛科尔本来一本正经划着鼠标正在看弹幕,结果听见尽远“双双对对”没对下去,噗嗤笑出一声。

“道奇老师啊,这个下回让舜给你们讲,他自己觉得那个进行曲太不对头,悄悄跑到后台去改了首。”尽远突然放松不少,看着弹幕就讲下去,“赛科尔后来还想问维鲁特扒谱子……”他说着说着又要笑,于是没讲完。

赛科尔佯怒拍他,自己也是笑嘻嘻,哎远哥你不能这样太不厚道了。然后又抢话筒:“其实当初道奇老师过来的时候远哥特别惊讶,就差要到场里找他照片跟真人对上。”

“那是因为他当初根本没穿正装,一身常服就出来了……”尽远解释,“我是真没想到他审美这么独特,那种穿搭一般人不敢试,太独特了。”

“但不得不说确实很有味道。”

-

二人聊着聊着聊到上综艺,因为这事儿对几个人来说都还是蛮新鲜的。赛科尔聊开了开始暴露坑人本色:“我们曾经因为综艺这事儿给你们小维老师和远哥特训过。”

“哎,你别讲!”尽远伸手要去拦他,但是没拦住。

“就,我给你们表演一下,远哥,你临时当一下假想观众。”赛科尔拍他肩,“维鲁特当初,特别一本正经,像本色出演学生时代的学生代表演讲那样,手里也没书,面带官方式笑容,那我们今天讲一本书吧,家族的第一个人……第一个人……”

赛科尔“第一个人”半天没接下去,被后面的回忆笑到说话都颠,尽远也忍不住要笑,但没放开了笑,就抿了抿嘴,转去拍他。

“然后远哥……”赛科尔一说又要笑,尽远举双手投降,“我自挂东南枝。”

“好,来,远哥讲。”赛科尔好不容易止住笑,把话筒移给他。

然而真讲起来,尽远又有点不知道从哪儿讲起:“呃……大概就是,我们想了一下粉丝会问的问题,然后他们问我答,这样。”

尽远说完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赛科尔适时接上,但仍然把话题抛给他:“我们当初其实想了挺多,咳八卦什么的没考虑在内啊别想了,大概就是一些简单的,比如说现场来一段儿solo啊和粉丝打个招呼啊什么的。”

“然后舜之前不是耍了回剑嘛,远哥就说他会舞枪。这个还确实是事实,我当初看到那把长枪,啊,是冷兵器不好意思,就古时候那种,应该见过吧,很长的那种,头挺尖。他给我们远距离试过几下,我不太会形容,但是当时我就以为他可能是少林寺出身的。”

“其实我就是早年的时候练过点武生,唱念做打嘛,肯定要学那么几招的。”尽远接过一句。

“那舜哥呢,他那剑不轻吧,虽然是软剑,但剑身还蛮沉的。”

“这个他说是老师送的,说是学的时候因为两人投缘。”尽远思忖,“那时候就跟他匆匆打了个照面,之后就一直没见过,根本没想到你们会把他拉来。”

尽远避开麦,放低了声音:“后来睡不着的时候就互相说过去的事情,当故事一样讲,有时候讲着讲着就睡着了,但照样记得很牢。”

-

赛科尔听他说话的停当看钟,不知不觉十点快半,某小提琴首席应该正在准备最后一次排练。他转向屏幕:“那时间差不多啦,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远哥选个bgm结束掉吧,大家也早点休息,谢谢你们守着直播,太晚睡不太好哦。”赛科尔说着打开音乐列表,一连串金属摇滚后摇占据主要播放栏,尽远忽然凑上来,想了想往搜索栏里敲了首英文歌。独具特色的温柔女声随吉他缓缓流出来。

“Hope you never grow old……”

赛科尔正准备关直播,突然被一瞬又涌满屏幕的弹幕晃了一下眼睛。弹幕上仿佛五年之后他们重聚的那个舞台,整齐而醒目的“Legends never die”一排又一排浮过眼前。

他们解散以后那几年赛科尔曾经找时间听过他们的歌,但听着听着就想起他们排练时的每一个细节,年轻人朝气蓬勃的笑容与举杯共饮时的场面始终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他想念闪闪发亮的灯光,想念各色交织汇成光海的观众席,想念在舞台上弹奏吉他纵情歌唱的时光。他一向不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只是特别容易记住一些瞬间。而那些瞬间在当时看来可能并没有那么震撼,但真正离开了这样的生活,离开了昔日志同道合的好友,被生活的洪流抛入匆匆的人流中。才发觉那些日子就像是最珍贵的宝藏。那是理想与热血碰撞的青春,那是灵魂与灵魂的交流。

当他路过小酒吧,看见酒吧灯光下合唱的小乐队,总是会怀念起回去的时光。他们解散以后粉丝的呼声其实一直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一阵子他们身边人提起Legend,还会有人自嘲说Legend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新生乐团的盛世。

五年过去,他们已不再拥有青春的无限活力和理想,逐渐变得成熟,要各自面对未知前路的挑战。但Legend仿佛是心灵深处的一个避风港。当他们被生活挫去斗志,当他们因现实消沉的时候,回首过去,似乎还会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大声呼喊着:

Legends Never Die!

fin.

最后有点强行煽情,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垃圾团(抹泪)
远哥的bgm是小红莓的《Never Grow Old》。
tag照亲妈的打了,请叫我Legend实力打杂干妈!